【永久域名发布器】可永久找到本站,必须下载!! 《 最新版本-支持手机版-支持电脑版 》
【我的乡下同桌之一我妈妈与杨雄】【作者未知】【完】

(一)

  这个学期,我的同桌换成了从外校转学过来的杨雄。听说是为了明年考取本市的重点高中,托关系转过来的。他原来在乡下上初中,成绩很好,每次考试都是学校的前三名,但是他们那个学校教育质量差,近几年没有一个学生考上省重点中学。 而我们学校,近几年重点高中升学率在全市排前三,年级前六十名基本都能进重点高中,有一年有八十三个学生进了重点高中,现在没有一定的关系还真进不来。

  在我们这个年代,进了重点高中,即使不进重点班,上个普通本科绝对没问题,如果能进重点班,那绝对能上重点本科。我们市的三个重点高中,每年清华北大就有十几个。

  杨雄个子比我稍矮,但是比我结实,也许是农村经常干活的缘故,皮肤比较黑,力气很大。身上衣服不论是颜色还是样式都比较土旧,一看就是那种家境不怎么好的人家的孩子,不过洗的很干净。

  嫌贫爱富现在已成为一种风尚,刚开始班上除了我,很少有同学与他来往,女生们对他更是敬而远之。我之所以对他比较好,一是同桌,父母时常教育我,在学校要与同学处理好关系,将来也许会有帮助,并且举了不少现实中的例证;其次是通过短短几天的相处,发现他人不错,话语不多,比较朴实,喜欢帮忙,不多事,对任何人都带着友善的微笑,举止也不像我以前见过的那些乡下孩子,让相对比较了解他的我没法对他产生反感。

  开学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回到家,妈妈问我这个学期是不是还和「小帅哥」同桌。「小帅哥」名叫刘宇轩,据说是他爸妈希望他将来器宇轩昂,所以取这个名字,因为他爸爸比较单瘦。刘宇轩,现在还看不出器宇轩昂,但是确实长得很帅,可以说人见人爱,就是稍微瘦了一点,比较文静,有点像他爸。妈妈很喜欢他,有时对他比对我这个儿子还好。

  刘宇轩的妈妈和我妈妈是高中同学,比我妈小一岁多,我妈上学比较晚,他妈妈上学比较早,所以成了同学,他妈一直都叫我妈妈静姐。刘宇轩继承了他爸妈的优点,从小就像玉般漂亮,甚至有点像女生,妈妈那时就说他长大了会迷倒好多人,他妈妈总是会意一笑。

  我告诉妈妈,不是,这学期的同桌是从乡下转来的,人不帅,但也不丑,家境不怎么好,穿的衣服比我不要的还要旧。

  「儿子,你不要岐视农村人,你要知道妈妈就有不少亲戚在农村,比如你的姑奶她们家就是农村的。现在社会上许多成功人士,都是农村长大的。」妈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晚饭后,妈妈打开衣橱收拾衣服时,拿出两件外套给我:「这是你爸爸以前穿的,只穿过几次,还比较新,你又不会要,你爸爸现在又穿不了,就送给你那个同学吧。」我爸个子不是很高大,以前比较瘦,现在胖了,以前的衣服很多都不能穿了。

  第二天,我将衣服带给了杨雄,告诉他是我妈妈送的。他推辞一下便接受了,穿上一试,竟然很合身,好像就是为他买的一样,虽然不是很新,但是一下子就显得不土气了。

  (二)

  我与杨雄的关系一天比一天好,下课我们也经常在一起。他对课堂以外的东西很感兴趣,比如同学的情况、学校的情况以及本市三所重点高中的情况,甚至本市的一些情况,都乐於了解。而我也难得有表现的机会,自然将平时从各方得到的信息详细告诉他。

  因为我经常与他在一起,让原来和我关系很好的同桌刘宇轩都有些嫉妒。

  通过接触了解,我发现杨雄学习确实很厉害,比我和刘宇轩两个都强,课堂上老师讲的东西,他一听就懂,没有哪次老师提问他没有答出来,渐渐地不但老师对另眼相看,不少同学也改变了看法,对他不像刚开始那么冷漠了。

  他除了学习好之外,书本以外的东西也懂得不少,如果不是说话带着乡音,一点也看不出是农村来的那种没有见识的孩子。其实,我们这些城市孩子大都是被网络和游戏害了,我和不少同学一样,除了上学,最有兴趣的就是玩游戏,其他东西根本没兴趣去学。

  渐渐的,杨雄与我无话不说了,不过他话语仍不是很多。有一次他突然对我说:「你妈妈是不是很漂亮?」

  我妈妈确实很漂亮,而且身材也很好,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是不少人还以为她没结婚,在我班同学中,除了刘宇轩的妈妈,就数我妈妈最漂亮。因此,在学校,不论是老师还是校长,都对我很好,这也是我骄傲的。但是,杨雄没见过我妈妈,我说:「你怎么知道?」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已看过我妈妈的照片。

  「同学们都这么说,说我班同学的妈妈,数你和刘宇轩同学的妈妈最漂亮。」我自豪地点了点。 他接着说,「你真幸福,有个这么漂亮的妈妈宠爱。」渐渐地我们成了好朋友,课堂上有些我不懂的,他会耐心给我解释,我的成绩也因此上升很快。月考时,我在班上的排名超过了原来的同桌刘宇轩,到了二十多名。原来我在班上排名总是在三十名以后,刘宇轩虽然比我好一点,但也没进过前三十名,杨雄成绩在班上排第八,如果不是英语拖后腿,至少要进前三。

  妈妈知道这一情况后很高兴,要我叫杨雄到家里来玩,一是要见见这我个聪明好学的乡下同桌,二是要感谢他对我的帮助。

  杨雄听说我妈妈要他到我家去玩,受宠若惊,过了好一会,才从惊喜和兴奋中回过神来说,阿姨对他这么好,他早就想去拜访阿姨了。

  一个周末的晚上,我把杨雄带到家里。 妈妈那天穿着白色的长连衣裙,一头长发披在脑后,显得素雅、清纯。

  杨雄一进门就被妈妈的样子震住了。后来他说,他长这么大只是在电视里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是我的介绍才让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尴尬地红着脸说:

  「原来是阿姨哦,我还以为是阿健的姐姐,这么年轻、漂亮。」这句恭维话,让我妈妈抿嘴而笑,开心不已。

  这天,爸爸去外地出差未回,家里只有我和妈妈两,妈妈听说他今天要来,准备了很多好吃的。

  妈妈把我们迎进门后,就去厨房做饭菜了。杨雄见状,跟了进去,说:「阿姨,我来帮你。」妈妈一听笑着说,你会做饭菜?杨雄羞涩地说,以前在家里做过,只是做的不好,不过可以给阿姨当下手。妈妈笑着答应了。

  妈妈做了很多好吃的,但是杨雄不怎么动筷子,也许是第一次来我家,放不开。 妈妈见状说,是不是阿姨做的饭菜不好吃。杨雄说,不是,阿姨做的饭菜很好吃,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美味。我没想到这个平时在学校不怎么吭声的同学,竟然很会奉承,比那个有点娘娘腔的刘宇轩会说话。

  妈妈笑着说,那你多吃点。 过一会,妈妈见杨雄仍放不开,只有不断往他碗里夹菜。这顿饭吃的大家很开心,杨雄很会说话,时不时惹得妈妈朗含娇朗笑。

  吃完饭,杨雄主动收拾桌子、洗碗。妈妈忍不住夸奖说:「我家阿健要有你这么勤快就好了。」

  杨雄洗完碗筷出来,从书包里拿出好多菱角来。一般过一两个星期,他要回老家一次。估计应该是这次回家带来的。

  妈妈见了如少女般尖叫了一声:「哇!菱角。」妈妈小时候就爱去乡下吃菱角,还经常和亲戚们一起到水里摘。因此见到菱角很兴奋。

  「这是我家鱼塘里长的,可嫩了。」他对我妈妈夸耀着。接着,一边帮妈妈剥菱角,一边主动与我妈妈说起了他家乡的情况。

  我们相处一个多月,他都没有主动介绍过,今天却像换了个人似乎,和我妈妈说个不停。妈妈似乎充满好奇,一边吃着他剥好的菱角,一边微笑着听他说,还时不时插言询问。他见妈妈有兴趣,说得更起劲。说他们那里虽然交通不便,比较落后,但是景色优美,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是真正的鱼米之乡。

  「等明年春天到你们那儿玩,可以吗?」妈妈说话的表情活像天真的少女。

  「欢迎阿姨去呀,只怕请不动你们呢!」

  以前每天在家,妈妈也会和我说会话,但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无拘无束,也没有这么长时间。 今天妈妈基本上是与杨雄说,我仿佛成了多余的人,让我既羡慕、又郁闷、而且还有点嫉妒。羡慕的是杨雄总能找到妈妈有兴趣的话题,嫉妒的是第一见面妈妈就对他这么好。同时,我还发现,自从进屋开始,他的目光基本没有离开过妈妈,吃饭时是这样,说话则更如此。而妈妈对他这种放肆的目光,并没有感到不快,而且还似乎有些得意。

  他们说了一个多小时后,妈妈才发现在一旁不做声的我,就叫我去房间学习,接着起身说,她要去房间看电视了。没想到杨雄竟然也跟了去,仍然说个不停,直到妈妈说困了,他才离开,回到我房间里。

  以后他就经常来我家玩了,因为学校的食堂的夥食实在令人难以下咽。每次他来,妈妈都很开心,会做很多好吃的。而且每次他们都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杨雄这小子似乎懂得很多,很少有卡壳的时候,有几次我听妈妈夸奖他说,没想到小雄你这么好学,懂得这么多。如果他隔三五天没来,妈妈还会问起来。

  (三)

  妈妈越来越喜欢他,我想这可能与爸爸经常不在家有关。 妈妈平时一个人在家,难得有个说得来、而且有话说的人。他有很会说,经常逗得妈妈娇笑不已。

  那时我根本没怀疑,妈妈会和他有什么的,因为妈妈喜欢的是刘宇轩那样的男孩。妈妈喜欢与他说话,可能是因为平时太无聊了。

  然而,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很快就得到了妈妈,而且俘获了妈妈的芳心。

  期中考过后,一个同学过生日,邀请了我没有请他,因为他没钱买礼物送人,更何况他这个学期才转学过来,与其他同学不是很熟悉。

  可能是怕我妈一个在家无聊,他便悄悄来到我家。

  妈妈正准备吃饭,因我不在家吃饭,只是随便做了一点。 见他到来,知道肯定没吃,便急忙去厨房做饭。他与我妈熟悉了,没有客气,跟着走进厨房,与我妈一起做饭。

  妈妈一边准备菜一边问他,怎么没去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父母对我参加同学生日聚会之类的活动始终很支持,认为这是与同学沟通感情的好机会。

  杨雄笑着说,我与他不是很熟悉,他没有请我,其次是阿姨一个人在家,我想过来陪阿姨。

  妈妈听了开心地说:「没想到我们小雄心里还装着阿姨,关心阿姨。」杨雄说:「我心里一直装着阿姨,阿姨你才知道?」妈妈看着他那认真的表情,更开心,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说:「我家小健,要是有你这么乖巧就好了。」顿了顿,接着说:「他就天天只知道玩,这个学期要不是与你同桌,有你的帮助,我真担心他不上了重点中学。 」

  杨雄说:「其实阿健也不错,比很多同学懂事,一开始就没有瞧不起我这个乡下来的同桌。他现在学习也很刻苦。」妈妈说:「他这个学期是认真多了。但是成绩和你比,还是差很多,你以后要多帮帮他。」杨雄说:「阿姨你放心,你对我这么好,我一定会尽力的。」

  妈妈很快就弄了两个菜,也许是我不在,他没有一点拘束,放开吃了起来。

  妈妈看着他那狼吞虎咽的吃样,觉得很可爱,边吃边看边笑,笑的时候美的像盛开的桃花。

  杨雄似乎被妈妈美丽的模样惊呆了,有点痴痴地说:「阿姨,你长得真漂亮!

  比嫦娥还美!」

  「是吗?老了哟,阿姨都快四十岁了。」

  「不,你一点都不老,我感觉你就像我的姐姐。」「嘻嘻嘻。」妈妈笑得更灿烂。

  吃完饭,两人便在客厅聊天。聊着聊着,杨雄便说起洗脚的好处,说什么脚是人体的第二心脏,『春天洗脚,升阳固脱;夏天洗脚,暑湿可祛;秋天洗脚,肺润肺濡;冬天洗脚,丹田温灼』等等,常洗脚不但有利於睡眠,可以延年益寿,而且还可以青春常驻。

  妈妈说:「你听谁说的。」杨雄说:「我从黄帝内经上看到的。」妈妈以前听说过黄帝内经,不由惊奇地说:「你看过黄帝内经。」杨雄说:「以前没事的时候看过。 」

  原来杨雄祖辈在当地算是有名的大户人家,他曾祖父做过知县。 家里有不少藏书,他自小好学,没事时就拿家里的藏书看。也正因为他聪明好学,他堂伯父才劝他父亲将他转到市里来读书。

  妈妈晚上睡眠不是很好,一听洗脚有助睡眠,同时也能延年益寿,说:「那我以后到要试试。」其实妈妈去以前也去过洗脚城,只是怕痒,洗过一次后就没有再去了。

  杨雄说:「阿姨不如今天就试试,我帮你洗。」「你帮我洗?」妈妈笑盈盈地看着他,接着说:「你会洗?」杨雄点了点头,说:「洗的好不好,阿姨试试就知道了。」「好啊,那我就试试小雄的功夫。」

  见妈妈同意,杨雄急忙起身去倒洗脚水,似乎怕妈妈反悔。

  杨雄帮妈妈倒来洗脚水,妈妈已脱掉长统丝袜在等候。杨雄说:「阿姨你试试看水温合不合适?」

  妈妈将脚放进去,温度正好合适。 多愁善感妈妈心里顿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既温馨又幸福,因为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体贴自己了。

  (四)

  待妈妈的脚浸泡一会,杨雄便从盆里拿起妈妈的脚,赞叹说:「阿姨,你的脚真美。」

  妈妈笑着说:「脚有什么好看的。」

  他却认真地说:「阿姨,你的脚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真的,你的腿也很美。」妈妈半开玩笑地说:「那今天你就看个饱。」

  他认真的回答:「谢谢阿姨。」然后一边欣赏手中的玉足,一边轻轻揉洗。

  他那有点痴迷的模样,与其说是洗脚,不如说是在把玩。

  妈妈的脚和腿,确实很漂亮,绝对比那些模特的腿要好看。两腿修长,笔直、圆润,腿上没有汗毛,皮肤光泽柔软,可以用肤如凝脂来描述,和女孩的差不多。脚不大,可以用芊芊玉足来形容,脚趾整齐如排玉,白里带红,骨肉停匀,不肥不瘦。

  早几年去游泳池,让不少乘兴来游泳青年夫妇不欢而散。因为男人的目光被妈妈的玉腿吸引了,让他们的媳妇醋意大发,从而发生争吵。

  他一边搓洗,一边轻按脚上妈妈的穴位,似乎学过穴位按摩,力度掌握的很好,让平常怕痒的妈妈感觉很舒服,不由眯起眼睛,斜躺在沙发上享受他的服务。

  妈妈让杨雄幇她洗脚,开始只觉得新奇、好玩,因为自妈妈长大后还没有谁为她洗过脚。 但是,没多久妈妈就开始心跳加速了。只觉得一股股暖流从脚底升起直达心底,舒爽中带着异样的兴奋和酥麻。

  其实,妈妈自己也不知道,脚是她的性兴奋区。 由於以前没有人这么认真专心地帮她洗过脚,没有这种体验。这个后来她才知道,如果早知道,我想妈妈大概不会让杨雄给她洗脚。

  渐渐地,妈妈的心开始慌乱了,几次欲中断洗脚,但是没有开口。因为心里对这种酥痒、舒畅的奇妙感受很不舍,同时看到杨雄那认真的模样,又感觉很温馨。也许妈妈在用心享受,没有发现自己脸红了,呼吸也变得粗重了。她只知道自己的私处湿润了,温度也升高了。

  好不容易等两只脚洗完,妈妈以为结束了,谁知脚趾头被一片温润包裹住了,一阵酥酥的感觉直冲脑海,不由全身一颤,睁开眼来,发现杨雄竟在吮吸自己的脚趾。妈妈诧异地说:「小雄,你——」

  杨雄说:「阿姨,你的脚真太漂亮了,自从我见了照片后,就有种想亲的冲动,阿姨,让我亲亲好吗?」

  「你见过我的照片?」妈妈十分差异。

  杨雄不好意思地说:「上次阿姨给我的衣服里,有几张阿姨的照片。」妈妈这才想起来,那是几年前与爸爸一起去海南度假时,在海边拍了几张泳装照片,不知什么时候放在那衣服口袋里了。

  妈妈脸上顿时增添了几分羞涩。那几张照片是妈妈这辈子拍过的最暴露的照片,因为泳装是那种分体的,只有三点不露。

  看着杨雄那企盼的目光,妈妈不忍心拒绝,用略带颤抖的声音说:「你这孩子,脚那么脏,怎么能亲?」

  杨雄说:「阿姨的脚一点也不脏,而且还有种很好闻的香味。」「哎——」妈妈轻叹一声,说声你这孩子,便没有抽回脚来,任由他吮吸、亲吻。

  只是那种甜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妈妈全身开始轻颤,后来两只腿也不自觉地扭动起来,最后不得不说:「阿姨这样躺着不舒服,今天算了吧。」杨雄这才不舍地放下妈妈的脚。

  妈妈起身后,说声先我去洗澡了,便走进了浴室。其实这时妈妈的私处已湿的不行了,若不是穿的居家衣服比较厚,杨雄一定能见到两腿之间的湿痕。

  过了好一会,妈妈才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脸上依旧红红的。杨雄看了,神色又是一呆,因为此刻妈妈的模样显得格外娇艳、妩媚、诱人。

  妈妈看到杨雄那痴痴的眼神,瞋了一眼,说:「别发呆了,快去洗澡。」

   (五)

  杨雄洗完澡出来,见妈妈不在客厅,便向妈妈的房间走去。

  妈妈此刻已换上睡衣,见杨雄进来,仍感到一阵莫名紧张,不过毕竟是成年人,镇静后说:「小健说他们今晚可能玩通宵,你若是想睡了就先去睡,不要等他了。」

  杨雄说:「我还不想睡,还早,想再陪阿姨说说话。」妈妈说:「那好吧。」

  得到妈妈的许可,杨雄走过去,在妈妈身边坐下,说:「阿姨,洗个脚是不是舒服多了?」

  杨雄这一说,妈妈的脸不禁又红了起来,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说舒服,那种舒服又说不出口,说不舒服,那是假话,最后只有点点头。

  杨雄说:「那以后我帮阿姨洗脚好不?」

  妈妈侧脸看了看杨雄,说:「你要上学,以后阿姨自己洗。」杨雄说:「阿姨,不会影响学习的。」见妈妈没有允诺,又小心地问:「阿姨,是不是我洗的不好?」

  此刻,妈妈真不知怎么回答,其实内心是很希望下次还能领略这种滋味。这种滋味是妈妈自己洗不曾有的,但是这种滋味带来的渴望、冲动和空虚,又无法解决,刚才去卫生间,冲洗拉好一会将心中的渴望平息下来。

  妈妈关切地看着杨雄,见他神色有些紧张,不由将手搭在他肩上,柔声说:

  「没有啦,小雄。你洗的很好,阿姨感觉很舒服,但是你在上学,没那么多时间陪阿姨。」

  杨雄激动地说:「阿姨,我有时间。 」说着竟双手搂住妈妈的腰,带着哭腔地说:「阿姨,我好喜欢你,真的,我第一次见到你的照片就喜欢你了,我好希望每天都见到阿姨,我愿意为你洗脚,我愿意舔你的脚趾,我愿意为阿姨做任何事情……」

  杨雄搂住妈妈时,妈妈全身一颤,本欲推开。 但是他这么一说,妈妈不但没有推开,反而把他拉到自己怀里,轻抚他的头,柔声说:「阿姨也喜欢小雄。」杨雄闻言抬起头来,看着妈妈。妈妈粉脸微红,那是一种令人心醉、令人痴迷的红,当妈妈的目光与他那痴迷的目光相遇时,妈妈的脸更红了,同时脸上还增添了几分娇羞,显得格外妩媚。

  两人在暖色而又充满温情的灯光下,默默地凝视着,谁也没有将目光移开。

  不过片刻,妈妈便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同时先前那种奇妙的感觉又回来了,心开始慌乱,但是她又没有将目光移开。 杨雄则痴痴地看着妈妈,不时鼓动着喉结,似是吞咽口中的唾液。

  「阿姨,你真的好美,我好想亲亲你?」杨雄终於开口说道。

  妈妈闻言一震,刚欲开口,杨雄的嘴唇已凑过来。因两人拥抱着,脸相隔很近,不等妈妈反应过来,嘴已被他封住。妈妈身子又是一颤,但是没有躲避,反而闭上眼睛。

  妈妈的表情给了杨雄莫大的鼓励,刚开始他心中还有些忐忑,怕妈妈不高兴,见妈妈不但不躲开,反而闭上眼睛,聪颖的他将妈妈搂入怀中,同时舌头挤开了妈妈微张的小嘴。

  妈妈放在杨雄肩上的手慢慢地移到他脖子上,同时张开檀口迎合他的热吻。

  杨雄也许是第一次与女人接吻,没有技巧,只知道乱啃。渐渐地,妈妈由被动变为主动,开始引导他接吻。

  杨雄不但读书厉害,这方面悟性也很高,很快便掌握了接吻技巧,直吻得妈妈全身颤抖、娇喘吟吟气。

  两人大约吻了十几分钟,他松开妈妈的嘴,说:「阿姨,我好难受,让我爱你一次好不?」

  尽管妈妈此刻已经意乱情迷,而且内心也十分渴望,但是妈妈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坏女人,加之碍於身份,嗔道:「你这坏孩子,我是你阿姨哦。」杨雄似乎知道妈妈不会拒绝他,说:「阿姨,我真的好难受,你看。」说罢抓着妈妈的手去抚摸他两腿间隆起的部位。

  「你的怎么这么大?」妈妈从外部感觉到了他的巨大,惊异地说。

  「因为他喜欢阿姨、想阿姨。」杨雄见妈妈没有将手抽回,痴迷地望着妈妈,央求道:「阿姨,我真的好爱你,给我一次好吗?」妈妈没有做声,也没有将手抽回,似在犹豫中。

  (六)

  杨雄见状,突然起身,退下裤子,露出他那长度和大小均超出同龄人的阴茎,对妈妈说:「阿姨,你看。」

  妈妈看着他那怒胀坚挺的阴茎,嗔道:「你露出来干嘛?」杨雄说:「阿姨,我想你好久了,真的好难受,给我一次好不好?」妈妈叹了口气,含娇带羞地说:「你真是阿姨的小冤家。」杨雄闻言欣喜若狂,急忙脱下已退到膝盖的裤子,脱掉身上唯一的上衣,赤裸裸地站在妈妈面前。

  妈妈已然下定决心,便不再忸怩,见杨雄挺着那尺寸超出普通成年人的阴茎傻傻地站在自己面前,娇声说:「小冤家,你既然喜欢阿姨,那就来帮阿姨宽衣解带?」

  妈妈是个喜欢情调的人,尽管愿意接受对方,但还是不能太主动。

  杨雄闻言便上前帮妈妈解脱睡衣上的扣子。看着他抖抖索索给自己松解扣子的可爱模样,妈妈甜甜笑着。

  为了鼓励他,妈妈用双手搂往他的脖子,爱抚着。

  妈妈有个习惯,晚上睡觉,不喜欢带乳罩。因此睡衣解开后,一个全新世界展现在杨雄眼前,两座洁白如雪的乳峰突兀挺立,除了乳晕比较大外,根本不像生过小孩的乳房,乳房不是很大,但是十分坚挺,一点也没有下垂。

  妈妈见他痴痴地看着自己有如少女般的乳房,兴奋地将他搂过来,同时主动吻上了他的嘴。杨雄一手搂妈妈的后背与妈妈亲吻,另一只手则在妈妈胸前轻轻揉搓着。

  这次吻得时间不长,也许是妈妈的暗示,不一会杨雄便放弃妈妈的双唇,慢慢将脸下移。妈妈的手早已由原来搂着他脖子,转为按在他肩上。

  妈妈配合着杨雄将头往后仰,让他亲吻颈部。

  无师自通的杨雄顺势将妈妈放倒在床上,但嘴唇没有离开妈妈身子,只是顺势下移。当吻到乳峰时,一口咬住了乳头,兴奋的吮吸起来。

  乳头的异常酥痒,很快波及到全身,快感震动了肌肤,令妈妈内心深处的欲望被进一步被激发。

  「里面可没有奶水哟!」妈妈娇喘着说,手则在他的背上轻轻抚摸着。

  「没有奶水我也喜欢,阿姨的一切我都喜欢。 」说完,杨雄将嘴移到另一座乳峰上。

  当他吻到妈妈的肚脐附近时,妈妈全身无规则地扭动起来。妈妈是个敏感的女人,肚脐也是他的敏感区之一。

  肚脐以下被睡裤遮住了,杨雄一边在肚脐附近亲吻,一边去脱妈妈的睡裤。

  妈妈配合地抬起屁股,杨雄一次性把妈妈的睡裤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接着,杨雄用他从黄色录像中学来的技巧一路往下吻,同时将身子移到到妈妈的两腿间。 很快他的嘴唇便来到妈妈的神秘部位,不知是方便他亲吻,还是便於他看清楚女性的构造,妈妈尽力张开了双腿。

  杨雄抬头看了看那神秘之处,赞叹道:「阿姨,你的下面也很漂亮。」我妈妈的阴户是很好看,阴毛不多,也不长,整齐有序地排在阴户上方,阴道周边不多,让他一眼就能看清楚阴道周边情况。 妈妈的阴户不是成熟女人常见的那种黑色,也许是和爸爸做爱不多,阴户四周依旧白嫩,犹如十几岁的少女。

  此刻,妈妈阴道内可能已经是水流潺潺,以致阴道口有液体流出了。

  妈妈知道他在欣赏自己的阴户,娇羞道:「别看了,阿姨不好意思,小冤家。」「我要看,我第一次真实地见到这么好看的阴户,我还要亲。 」杨雄任性地说,接着低下头去,用嘴唇封住了妈妈的阴部,将妈妈阴道口流出的液体吸入口中。

  妈妈身体颤抖的更厉害,同时口中发出令人迷醉的呻吟声。

  也许是之前看过几次黄色录像,杨雄在妈妈的阴户外面舔弄一会,用手掰开大阴唇,伸出口头舔弄里面那粉红的嫩肉,以及那已经突出的阴蒂。

  妈妈口中的「嗯喔」声更大了,不但身子在不规则扭动,同时臀部也不时抬挺,既象是躲避杨雄的舔弄,又象是迎接他的服务。

  过了一会,妈妈似是被心中的情欲折磨的受不了了,用颤抖的声音央求道:

  「别舔了,来吧,小冤家,阿姨要你。」

  这次杨雄没有再任性,如奉律令般直起身来,将坚挺的阴茎抵住妈妈阴部,趴在妈妈身上。

  妈妈此刻已是欲火焚身,一手挽着他的脖子,一手抓住他的阴茎迫不及待地往阴道中引导。

  尽管妈妈阴道内已经很湿润,但是杨雄一下并没有全部插入。因为妈妈好久没有做爱了,阴道十分紧窄。杨雄以为是自己用的力度不够,臀部稍稍抬起,然后使劲往里插。这次终於插到了底,但是身下的妈妈全身一紧,同时发出了一声娇呼,接着说:「冤家,你轻点好不,阿姨被你插死了。」杨雄终於得偿心愿进入妈妈身体,深情地看着妈妈,说:「因为阿姨太美了,我想早点拥有阿姨。」

  也许是刚才的鲁莽,让妈妈不舒服,他没有急於抽动,而是在细细地品味妈妈里面的紧窄和温热,这种感觉只有在梦中出现过。 很快,他发现阴道里端,似有一个东西象是在挤压、又象是吮吸着他的龟头,让他全身一颤,差点射了出来。

  妈妈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深情地吻了他一下,说:「傻瓜,阿姨都答应给你了,还怕阿姨跑掉?」

  杨雄则用深情的吻来回报妈妈给予。

  过了好一会,直到妈妈娇嗔地催他动,杨雄慢慢抽动起来。妈妈挺动着胯部配合他的抽插。

  随着妈妈的配合,他的抽动开始加快,幅度也开始变大。当他每次插到底时,妈妈都会粗重地「嗯」一声。这声音令他更加兴奋,每次插到底之后,会紧抵着龟头前的嫩肉研磨一下,令妈妈发出连续的「嗯、」「嗯」声。后来,每次当他快要插到底时,妈妈会使劲上挺臀部,迎接他的插入和研磨。

  过不多久,妈妈的鼻息开始粗重,口中的「呃、喔」声也逐渐增大。到来后来,妈妈双腿高举起来,口里断断续续地娇哼起来:「……雄……用力……嗯……我要来了……就是这样……嗯……插死姨吧……姨爱你……好舒服……真会插……就这样……要死了……不行了……要来了……「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大,阴道内越来越湿润,杨雄感觉抽插越来越顺畅,速度自然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大。妈妈似乎怕阴茎滑出阴道,双手搂着他的屁股,同时口里不停地嘶喊、催促、鼓励、指点。

  两人抵死缠绵了好一会,渐渐地,杨雄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全身血液开始沸腾,下体越来膨胀,这种感觉在手淫时有过,知道自己要到了,对妈妈说:

  「我快到了。」

  妈妈一听似乎更加兴奋,双手搂得更紧,似乎怕他抽离,断续地说着:「……射吧……给我……射给里面……我要死了……「此刻,杨雄已到达顶峰,只见他将妈妈的高挺臀部恨恨地压下去后,便紧紧抵着,似乎将自己也要挤进妈妈身体里去。

  「啊!——」当杨雄开始喷发时,妈妈也到了极乐的顶峰,发出一声舒爽畅快惊呼。接着只见妈妈全身痉挛,双方紧紧地搂着他,似乎欲把他全部挤入自己身体里。

  妈妈体内的紧缩与花心的颤抖,让杨雄更加兴奋,阴茎死命地顶向妈妈身体深处,不停地播撒着他的种子。

  不一会,娇喘吁吁的妈妈说声我死了,便松开了紧搂着杨雄的手,高举的双腿也放了下来,但是身体的痉挛没有停止。

  杨雄没有立马从妈妈身上下来,依旧紧紧搂着妈妈,下面依旧死死抵着妈妈的阴部。直到妈妈身体不再颤抖,全身瘫软下来,才松开紧搂着妈妈的手,微抬上身,让妈妈那被他压扁的双乳恢复原来的摸样,轻轻抚摸着妈妈火红滚烫的脸,望着妈妈迷离的眼睛,动情地说:「阿姨,我爱你,爱你一辈子。」仙子般的妈妈脸上荡漾着幸福与甜蜜,柔情地说:「雄,姨也爱你。」并费力地抬头在杨雄嘴上轻轻吻了一下。

  (七)

  杨雄趴在妈妈身上一边享受欢爱的余韵,一边深情地轻吻着妈妈,直到妈妈疲惫地说你下来吧,才依依不舍地从妈妈身上下来。

  杨雄侧着身,看着妈妈,手轻抚妈妈坚挺的乳峰,说:「阿姨,舒服吗?」「舒服,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了。说真的,今天你让阿姨做了一回真正的女人。你以前是不是和女人做过?」

  「没有。真的没有,阿姨,你是第一个让我喜欢的女人,也是我第一个爱的女人。」

  「今天是你第一次?阿姨差点被你整死了,你真是阿姨的小冤家,年纪这么小就这么厉害,小蛮牛似的。」

  「阿姨,叔叔难道没有让你这么舒服过?」

  「没有。」提到爸爸妈妈并没有不好意思,而是坦然地说。

  「你和叔叔是不是好久没做了?」

  「是的。」闻言妈妈神色有些黯然,说:「你叔叔工作很忙,很少在家。再说阿姨老了,你叔叔没兴趣了。」

  「阿姨,哪里老了?」杨雄摸着妈妈的乳房说:「你这里这么挺,和女孩的差不多,你的皮肤还是这么光洁、腻滑,你身材这么好,一点不比那些模特差,你脸上也没有一点皱纹……」

  「就你嘴巴甜。」妈妈口里这么说,但是心里感觉甜甜的。

  「本来就是这样。要不你出去问问别人。」

  妈妈轻叹一声,说:「听说他在外面有女人。」「阿姨,你这么漂亮,叔叔怎么会去找其他女人?」「你们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有几个不花心?」「我这辈子,只爱阿姨。」

  妈妈脸上洋溢着幸福,柔情深深地吻了一下杨雄。

  「阿姨,我以后要天天和你做爱,天天让阿姨开心。好不好?」妈妈嫣然一笑,说:「你身体吃得消吗?」

  「吃得消。只要和阿姨在一起,我就有使不完的力气。对了,阿姨刚才我射在里面,你会不会怀孕?」

  妈妈嗔了杨雄一眼,指着他的额头说:「你这家夥,刚才死死地抵着阿姨,似乎要将阿姨射穿一般,而且射了那么久,阿姨的子宫都被你填满了。」杨雄厚着脸皮说:「那是阿姨要我射的。」接着又关心地说:「阿姨要不要紧?」

  「如果真的怀孕了,说明我们真的有缘吧,我会把孩子生下来,因为他是我们爱的结晶。」

  杨雄闻言动情地吻着妈妈,妈妈柔情万般地回应着。

  没多久,妈妈又兴奋起来,与不知疲惫的杨雄开始了第二场欢爱。

  那天晚上杨雄与妈妈做了四次,让妈妈享受了无数次高潮,后来是妈妈实在没有力气了,加之怕我回来发现,才让杨雄回我的房间。

  第二天,妈妈中午才起床。早餐和中午饭都是杨雄做的。

  也是那天晚上,杨雄把妈妈征服了,让妈妈死心塌地爱上了他。自那天晚上后,妈妈容光焕发,似乎更漂亮了。

  第二个周末,杨雄没来我家,也许是因为我在家,怕我发现端倪。但是,坠入情海的妈妈受不了,第二天上午主动去学校找杨雄,两人在宾馆缠绵了一整天。

  晚上,妈妈回来时,双腿几乎站不稳了,但是气色很好,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泽。

  妈妈虽然深深爱上了杨雄,但是开始并没有想将来与他一起生活。因为妈妈有家庭,有我,也是因为舍不得我,才没与感情已经很淡薄的爸爸离婚,加之她比杨雄大这么多,可以做她的妈妈。妈妈只是想做他一辈子的情人。

  但是,没过多久,妈妈便改变了主意,因为妈妈那天的话应验了。她怀孕了,而且就是她与杨雄第一次时有的。

  妈妈怀孕不久,刘宇轩的妈妈也成了杨雄的俘虏。

  【完】

   字节:24464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