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域名发布器】可永久找到本站,必须下载!! 《 最新版本-支持手机版-支持电脑版 》
【肉体与情感的背叛】【作者:neck66】【完】

郑星是市中学的一名历史老师,老婆刘丽是工商银行的普通职员,他们夫妇虽已结婚多年,却还没有孩子。去医院看过,大夫说是郑星的精子存活率太低,他们也想过去抱养一个,但每每却又走不出自已的心。但生活还是要继续,夫妻两个从此再没提起孩子的事。

  时间一晃来到了一九九二年的冬天,他们隔壁搬来了新邻居。虽说他们都在一所中学教书,但是却一直没能分到新房子,只能住在学校破旧筒子楼里。他们与邻居共用一个厨房和走廊,门对着门,也可以说是一个房间里的两户人家。原来的那户邻居老公升了职,分开了新房。

  新搬来的女的是他们学校的老音乐老师,叫胡静,男的叫魏东,是个货车司机,经常跑长途。结婚才两年,也没有孩子。

  相处了一些日子后,两家人变得无话不说起来。因为魏东经常不在家,所以他们两口子经常会叫胡静过来吃饭,一来二去,再加上平时在学校里经常碰面,两家人的关系非常融洽。

  魏东是个粗人,平时对一些小节很不注重,尤其是他出车回来后。基本上郑星夫妇在魏东回来的时候,晚上都会睡得很晚,因为响动太大了,虽说魏东和胡静尽量压抑着声音,不过隔音的效果太差,郑星总是在听着隔壁铁床的「咯吱咯吱」声还有男女呻吟声中激起他的慾望,然后翻身爬上刘丽的身上……可有是胡静忍受不了这种聚少离多的日子,也可能是魏东受不了这种长时间看不到老婆的生活,他找朋友帮忙调离了车队,调到了市文化局开车。可能是他人缘、性格开朗,不到一年他就给文化局长开起了车,可谓是一步登天,胡静的脸上也每日都堆起了笑容。

  随着魏东在家里的日子增长,刘丽跟他的接触也不断地增加,一来二去,再加上平时都在一起住着,互相也就熟悉了起来,加上都是已经成了家的人,平时也会开一些荤笑话。

  但好景不长,随着魏东在文化局的时间一长,人也变得稀烂起来了,经常不回家,胡静也少了以往的笑容。于是他们夫妇间争吵的时候也多了起来,这时郑星夫妇都会出面安抚住双方。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一九九四年的冬天很冷,不过有一件事令郑星的心更冷。在他的世界里发生了一件改变他一生的事情,那是一次同学们的聚会上,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们聚到一起本是一件开心的事,不过就是这次聚会改变了郑星的生活轨迹。

  一个同在这座城市的同学,一个在文化局工作的同学喝大了,细数着工作中的不顺心和领导的糜烂。郑星酒量很好,听着笑着,这时这位同学话题一转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魏东」。

  从他的口中得知,魏东自从给局长开上车后,变得目中无人起来,而且玩起女人来,一点也不比他的主子差,听说他还有个情人是银行的职员。

  听到这里,郑星的心一沉,隐隐的抽痛了一下。不知为何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不过他马上止住了这个想法。他还是很相信他的妻子的,不过正是这次的聚会使得郑星开始不知不觉中留意起妻子和魏东的生活起来。

  一切在他的眼中都显得那么的正常,这使得郑星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不过一次意外使得事情发生了转变。

  那天下着细雨,郑星突然来了兴致,他下了班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妻子刘丽的单位,他想给妻子一个惊喜,不过没有想到却带给他自已一个「惊喜」。

  事也凑巧,他刚骑车到刘丽的银行门口,正好让他看到了咬牙的一幕:他的老妻刘丽正弯腰钻进魏东的车内。如果只是坐一下魏东的车,他倒也不会气成如此,而是接下来的一幕。只见魏东伸手拍了一下刘丽的屁股,然后用力地关上车门,转身上车扬长而去,留下独自神伤的郑星,这一刻他的世界已塌陷。

  他也不知是如何回到家的,胡静看到郑星如此,关心的询问他,他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重重的关上房门,倒在床的那一刻,两行清泪流了下来。门外的胡静一脸茫然。

  刘丽晚上七点多到的家,郑星不冷不热的问她为什么下班这么晚,刘丽告诉他今天银行对帐,她这也是早回来的呢!郑星再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郑星约了同在文化局工作的同学,在一家小饭馆内,两个中年男人在对饮,他详细的问清了魏东的清况,知道他在外面有租了房子,是专门会情人的地方。于是随后的几天他一有空便去跟踪魏东,因为魏东有时也是骑车上下班,并不是每天开着车子,所以这给他的跟踪带来了便利。

  终于郑星找到了魏东的销魂窝,那是一间离他家并不太远的小区,一平房中木头的围墙中两间砖瓦房。于是接下来就是如何才能进到里面去了,还好他有着一个优势:他和魏东住在一起,这给他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他利用一次机会复制了魏东的钥匙,接下来就是等机会了。终于这对男女忍不住再次偷情了,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刘丽跟郑星说他们银行组织一次学习,要去邻市一天,郑星没有说什么,但心却如刀绞一般。

  第二天一早他去学校请了假,然后潜入了魏东的出租房内。他在房间内小心的查看了一次,发现了好多见也没见过东西。他听到外在的大门在响,于是马上钻到了床下,就听到刘丽和魏东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他在床上只能看到一双女人的腿和男人的腿在移动,然后是一阵亲吻声和衣物脱落的声音。

  可能是天意弄人,魏东的床对面就是一块镶有两块长条形玻璃的衣柜,他在床下可以一清二楚看到床上的两位主角。这时只见魏东光着上身压在刘丽的身上不停地亲吻和抚摸着,并不时说着话,刘丽在他的身下不停地娇喘着。

  魏东越来越用力地捏着刘丽的奶子和隔着内裤抠着她的阴部,刘丽的双腿在不停地交互抽搐着。魏东这时站了起来,刘丽也跟着站了起来,不过她又蹲了下去,她抬头看着魏东,边笑着边解开了魏东的裤子。

  她轻轻的拍打了一下魏东的下面,魏东也笑着并用力地把刘丽的头向他的身下搬去,可能是两人时间相处久了的原因,一切都已经配合得很好。刘丽脱掉了魏东的内裤,做出一个令郑星震惊的动作:她把魏东的阴茎含到了嘴里,并不停地添着、吞吐着!这一切都是她不曾为郑星做过的。

  魏东仰起头享受着刘丽的服务,过一会魏东拉起了刘丽,脱掉她的裙子和内裤,把她按到了床上,掉过头去把他的阴茎伸到了刘丽嘴前,刘丽会心的继续她的口交,而魏东也一口含住了刘丽的阴部。

  郑星在床上只能看到他们的过程,但不能看清他们的每一个细节。此时的郑星却在愤怒中带有一细兴奋,他的阴茎在不知不觉中也硬了起来,压在身下硬硬的,随时都有喷射的可能。

  此时床上的两人发出「啧啧」的声音,忘我地纠缠在一起。这时刘丽吐出了魏东的阴茎,颤声的跟魏东说:「快插进来,我受不了了。」魏东坏坏的拍了一下她的阴部,转过身,双手抓起刘丽的双脚腕,看准位置用力地插下去。可能是太猛了,第一下插偏了,他调整了一下,「啪」的一声,他把那根又粗又黑又长的阴茎插进了刘丽的阴道。

  刘丽随着魏东的插入轻轻的叫了一声,抬起头亲了魏东一下,魏东说:「我比你老公强多了吧?你个小淫妇。」魏东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地抽插,刘丽双手不时抓起床单,不时抚上魏东的背和屁股。

  两人身上不停地闪现着汗水化成的水珠,「嗯……啊……」呻吟声一声声的传进郑星的耳朵,像一根钢针一样刺痛他的心。此时郑星的大脑一片空白,下身却又条件反射般的坚硬,带给他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婆和他的邻居。

  床上还在继续,两人抵死相缠,这时魏东换了第一个姿势,他抽出了阴茎,示意刘丽爬过去,刘丽嗔怪的看了魏东一眼,但还是乖乖的趴在了床上,屁股向上,头向下侧在床上。

  魏东双手抓住了她的腰,屁股向前重重的插了进去,「啪」的一声,刘丽随着魏东大力的抽送,向前猛地一晃,但魏东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腰,她又被带了回来。魏东不停地大力抽插着她,「啪啪」声不绝于耳。郑星的心随着这些声音一下一下的抽动着,他想马上冲出来,但却手脚发软,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这时只听床上刘丽大声的叫了一下,并对魏东说:「你又来了,不是不让你碰那嘛,再这样我不做了。」魏东马上陪笑说:「就一次,再给我一次就好了。」刘丽回头看了看他,说:「你快点啊,下次再这样我不让你碰了。」这时又一次震惊了郑星,只见魏东吐了口吐液,用手抹了一下刘丽的屁眼,然后扶着自已的阴茎慢慢地插进去,只见刘丽大口的吸着气,双眉紧紧地皱着。

  终于魏东把整根阴茎插进了刘丽的屁眼,然后他趴在了刘丽的背上死死地压着她,他的手伸到刘丽的身前用力地揉起她的乳房。过了一会,魏东挺起了腰,扶着刘丽的屁股开始一下一下的抽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刘丽的屁股。

  终于,魏东仰起头重重的插了一下,然后屁股不停地抽动起来——他射了,全部射到了刘丽的肛门内。他们就这样停了五秒,然后魏东用手重重的打了刘丽的屁股一下,跟着「啵」的一声拔出了他的阴茎,倒在了床上,刘丽趴在床上不停地喘着气。

  这时郑星发现他居然射了,射了自已一裤子,他居然在自已的爱人被别的男人操时射了。他趴在了地上,不觉睡了过去……醒来时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爬了出来,看着收拾好的床,转身离开了这里。

  回到了家,刘丽跟他诉说着编好的谎言,他一句也没有听到,只说了一句:

  「我们离婚吧!」

  离婚手续办得很快,刘丽在听郑星说出她的事情后,不再辩白什么,同意了离婚。刘丽搬走了,搬到了魏东租的房子里。魏东也离了,因为胡静在听到这一切后到他的单位大闹了一次,他被开除了。

  郑星辞去了工作,只身来到了南方。一年又一年过去了,他还没有再婚,他脑中总也挥不去那天的所见。一日在送走北方的客人时,他在机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好像是……他不敢相信老天给他开了如此一个玩笑,居然在事隔多年后又让他见到了这个他既爱又恨的女人,此人正是郑星的前妻刘丽。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此时的他突然在这一秒内大脑中变得一片空白,随后在他眼前快速的闪过了他们在一起曾经快乐的一幕一幕。

  这时刘丽转过身不经意的回眸,眼睛停在了他的身上,她在这一秒也停止了一切的思维,此时在他们的眼中时间已变得静止。她张了张嘴也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她用一个轻轻的微笑唤醒了郑星。

  郑星慢慢地走了过去,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刘丽也笑了笑,此时的他们已不需要过多的语言。

  他们面对面的坐着,谁也没有说什么,刘丽低着头摆弄着手中的勺子,郑星则不时侧过头看着外面的行人,他们就这样坐着。广州的天气变化得很快,刚才还烈日当空,而此时不知是不是故意在配合他们的心情,外面开如下起了细细的小雨,这使得郑星不禁想起了与她一起雨中散步的情景,那时她看着他说:「我们要这样一辈子走下去。」可是谁能想到呢?

  终于,郑星看了一会杯中的咖啡,然后他抬起了头,轻轻的说:「你这些年过得好吗?你跟他……」刘丽闻言,手轻轻的一颤,「叮」的一声,勺子碰到了杯上。她眼中有些水光在闪动,低着头说:「我们分开好久了。」她抬起头,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直视着郑星问道:「你还恨我吗?」郑星摇了摇头,他说:「有个问题,我当时并没有问你,你跟他是怎么在一起的?你爱他吗?或者说,他爱你吗?」刘丽转过头看着外面的一对对共同撑着一把伞的情侣们说:「当时,我以为我爱,但在你离开我后,我才发现我爱的只有你,跟他在一起慾望大过情感。」郑星听过后苦笑了一下:「你怎么也来了广州?来多久了?」刘丽告诉他,在郑星来到广州两年后,她有通过一个同学那得知了他来了广州,便也辞掉工作,来到了广州。她一直在等这个机会,一个在人海中与郑星偶遇的机会,她感觉他们之间还有将来。说着说着,刘丽终于控制不住哭了起来。

  郑星心中隐隐作痛,说不出为什么,但他本能地抓住了她的手。

  刘丽抬起头问郑星:「你还要我吗?」郑星木然的点点头,咬着牙说了句:

  「要,我要。」

  郑星坐在床边看着房间里的布置和刘丽的照片,是的,刘丽是美丽的。在这之前,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观看她的一切了,可能是因为彼此生活太久的原因,也可能是别的。但此时,郑星专注着刘丽的一切。

  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打断了他的思考,郑星放下手中的相框,快步走向浴室。

  等他打开浴室门的时候,他已经脱光了所有的衣物,下面那根多年来一直禁慾的兄弟此时正赫然坚挺着。

  他打开门,看到一个美妙的而雪白的身体。可能刘丽早就猜到了他会进来,转过身对着郑星顽皮的眨了一下左眼,郑星在心底大叫一声,一大步冲了过去。

  「吱」的一声,地面的水太多了,郑星险些滑倒,刘丽笑得弯下了腰,郑星「嘿嘿」的笑着,这一刻两个彷佛回到了从前,但时间是不可能倒转的。

  郑星一把抱住了刘丽,刘丽也紧紧地抱住了这个曾经是自已老公的男人,他们互相亲吻着,不停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郑星抱着刘丽腰的手不停地下滑,他用力地抓住刘丽的屁股,一紧一轻的抓着,又不停地揉着刘丽的一对奶子,刘丽则不停地亲着郑星,浴室内一片春光。

  终于郑星再也忍受不住了,他抓起刘丽的一条大腿,另一只手扶住自已的阴茎,低下头对着刘丽那一片黑色阴毛中的两片阴唇插了进去。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利,刘丽的阴道内已经十分湿润。

  郑星抱起刘丽把她顶到了浴室的墙上,刘丽轻轻的咬住了他的肩膀,鼻子里发出了轻轻的声音。这一切都刺激着郑星,他抽出阴茎又重重的插了进去,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他们的身上布满分不出是汗珠还是水珠。

  刘丽在郑星的插送中时而抬起头,时而抱着他的头发,这时郑星大叫了一声「贱货」,然后屁股不停地抽动,他射了,全部射到了刘丽的阴道深处。

  刘丽双眼中流出了一行泪水,她轻轻的说道:「我是贱,我今后只对你一个人贱。」郑星躺在床上轻轻的摸着刘丽柔软的皮肤,刘丽侧着头看着他,他们就这样静静的休息着。郑星叹了口气:「你们是怎么开始的?我后来走了后,你们在一起多久?这些问题缠着我多年,如果不知道答案,我想我这一生也不会安宁。」刘丽看看他说:「难道这些对你这么重要吗?我错了,我会在以后的生命中弥补这些的。」郑星转过头亲了一下刘丽的额头:「不,我一定要知道这些,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是一个男人。正因为我爱你,不想你受到更多的伤害,我才没有在当时做过过激的行为。」刘丽的眼中一片湿润,她用力地抱了抱身边的男人:「我这样背叛你,你还这样对我,不值得的。」郑星抬起双眼看着天花板说:「我不知道,可能我这样不像一个男人,但我不想伤害你。即使如此,我还是爱你,这可能就是命吧!」刘丽终于没能控制住眼中的泪,她轻轻的说:「好,我告诉你一切,告诉你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时间倒转,情景回到多年前郑星夫妇与魏东夫妇共同居住的那间房中。郑星去参加进修学习,而胡静则回了娘家。魏东是在晚上十一点左右回来的,刘丽此时正巧出来去上厕所,她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碰到魏东,也没有披外衣,穿着一套内衣就跑了出来,魏东当时就楞在了那里。

  可能是魏东今天有些喝多了,所以他的眼睛盯着刘丽上下的扫着。刘丽腾的一下脸红了起来,本能的用手护住了上下。魏东打了一个酒嗝,脱了鞋回到了自已的房间。

  刘丽慌忙回到了房间,也忘记了去厕所。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会,刚才吓回去的尿意又冒了出来。她这次披上了衣服,轻轻的打开房门……等她一把拉开厕所门时,眼见魏东正扶着一根又黑又粗的阴茎在那抖着。

  魏东听到了开门声,转过了头,看到门口张着嘴的刘丽。他平时就对刘丽有意思,但因为是邻居和老婆在家的原故,没有办法去接近刘丽。他看到刘丽在看着自已,并没有收起他的阴茎,而是转过身扶着阴茎对着刘丽用手上下撸动了几下,刘丽转过身去快步的走向自已的房间,她现在的脸色是惨白的。

  魏东紧跟在她身后,突然加快了几步,一把抱起刘丽,也不说话,直接用脚踢开了郑星家的房门。

  刘丽紧张的对他说:「你喝多了。快放我下来,我不会跟胡静说的,我当什么都没发生。」魏东也不说话,把刘丽丢到床上扑了上去,他死死地压着刘丽,一只大手紧紧地抓住刘丽的奶子,而另一只手去脱刘丽的内裤。

  刘丽拼命地打着他,推着他,大叫起来,魏东一把抓起被他扯下来的内裤塞进了刘丽的嘴里。他把刘丽推翻了过来,刘丽在床边呈90度角趴在床边,魏东用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被他反剪过来的双手,双腿用力地分开刘丽的大腿,一只手扶着了他那根因为极度兴奋而充血的阴茎。

  魏东扶着阴茎向前插去,但没成功,刘丽的阴道太乾了,他吐了口吐沫在手上,涂抹了一些在阴茎上,他这次用手掰开了刘丽的屁股,然后弓着身子,重重的插了下去。刘丽从鼻子中发出一个重重的「嗯」声,她痛得有些冒汗。

  魏东的阴茎比郑星来说大了许多,而且特粗,魏东并没有怜恤她,在插进一个龟头后,他调整了一下位置,轻轻的抽出了少许,屁股再向前一用力,深深的插进了刘丽的阴道内。

  刘丽的身体因为魏东的深入而紧紧的绷了起来,下体也紧紧地夹住了魏东的阴茎。魏东被这突如其来一下夹爽得浑身一抖,他吸了口气,抽出少许后又深深的插了一下,这一下他整根阴茎都插了进去,不过因为刘丽屁股的阻碍,他并没完全插到底。

  他松开刘丽的双手,时而用手抚摸刘丽的后背,时而用双手紧紧地抓住刘丽的屁股,刘丽的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她的泪水与汗水滴到了床单上,房间里传出「啪啪」的内体相碰撞声音和男女的呻吟声。

  魏东取出了刘丽嘴里的内裤,他知道这事成了,刘丽不可能叫。他突然抽出了正在抽插的阴茎,把刘丽翻了过来,随即扑到刘丽身上,那根布满淫水的阴茎毫不费劲的又重新插了进去。

  刘丽此时已不再反抗,只是侧着头闭着眼睛在承受着这一切。魏东此时阴茎少了屁股的阻挡,可以完全插了进去,他的阴茎太长了。刘丽此时已从被动变成主动的迎合着魏东,魏东趴在刘丽身上,嘴在左右两个奶子上不停地亲着。

  他双手将刘丽的双腿抓了起来,用力地向上折了起来,这是他在一个朋友那看录像学来的。他半蹲在床上,那根又粗长的阴茎又重新插了进去,刘丽「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这个姿势插得太深了,下体有种撕破的感觉。

  魏东不理会刘丽的叫声,只是重重的抽插着。终于魏东阴茎传来一种难以表诉的快感,「突突」的射了进去。刘丽在魏东如此深入的射精作用下也浑身抽搐起来,短短的几秒钟内,刘丽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是在身体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魏东射完精后,重重的趴在了刘丽身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刘丽用手推开了魏东,快速的冲了出去,魏东一楞也紧跟着跑了过去。此时刘丽正蹲在一个脸盆上用手洗着阴部,用手抠着阴道,魏东看到这样放心的笑了起来,他没有回自已的房间,转身回到郑星的床上躺了下去。

  过一会刘丽从外面走了进来,拿起魏东的裤子用力地打到他的脸上,刘丽用颤抖的声音告诉魏东:「你马上滚回去!」魏东用手拿来裤子随手丢到了一边,笑着对刘丽说:「难道刚才你不爽吗?你的表情已出卖了你自已。」刘丽情绪激动的用手指着魏东说不出话来。

  魏东站了起来,一把抱住刘丽说:「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这是事实,以后我们尽量小心些就是了。」刘丽用力地挣扎着说道:「谁是你的人了?你放开我,我们不可能会有以后的。」魏东说:「郑星知道这些,你猜他会要你吗?我会跟他说你勾引的我。」刘丽说:「郑星不会相信你的,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我要告你!」魏东「嘿嘿」的乾笑了几声:「你告我?你有什么证据?到时你告不成我再落个骂名。」说完这些,魏东拿起衣服转身回到了自已的房间。

  刘丽一夜无眠,终于在一早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时已是下午,她想起来还没有请假,马上起身开始找起衣物来。这时门口的布帘掀开了,魏东靠在门口告诉她,已经帮她请好了假。

  刘丽瞪着魏东,让他马上滚开,魏东没有离开,反而走了进来。他看到刘丽那楚楚动人的身体和那两条修长的大腿时,下面又条件反射的硬了起来,刘丽观察到了这点,惊恐的看着魏东,魏东低吼一声把刘丽按到了床上……晚上胡静回来时,房间里已一切回复到正常,不同的是,刘丽走路时一扭一扭的,因为她的阴唇和阴道因为过度的摩擦而变得疼痛。

  郑星这次要进修一个星期,所以刘丽这一星期内也基本是在休息,因为魏东已帮她请好了假。胡静白天去学校时,魏东正在房间的任何一个角落里用着各种各样的方法在操弄着刘丽,刘丽从刚开始时的被动,慢慢地变得是在迎合与享受着这一切。

  他们有时是在魏东的车里,在一个郊外的树林中野合,她坐在魏东的腿上,趴在方向盘上,按得喇叭不停地在长鸣。有时是在车的后座上,开着车门,魏东趴在她的身上,整个车体随着他们而晃动。有时则是在郑星的床上,魏东嘲笑的看着郑星和刘丽的结婚照,而下面则在重重的操着刘丽。有时是把刘丽按到了厨房的菜板子上,他趴在刘丽的背上不停地从后面干着刘丽。

  郑星回来的前三天,刘丽再也不许魏东碰自已,因为她害怕郑星会察觉。

  郑星回来的当天晚上,他发现刘丽的阴道有些不同,有些松,于是他笑着问刘丽是不是趁自已不在家里偷人了?刘丽轻轻的打了他一下,说:「你个变态,哪学的这些。不是我的松了,而是你的太小了吧!」这时郑星听到魏东的房间传来一阵阵床脚与地板碰撞的交响曲,魏东故意大声的在呻吟着,胡静尽力在降低自已的分贝。可能是魏东太猛了,声音还是清楚的传到了郑星与刘丽的耳朵里。

  郑星听到这些也再次压在了刘丽的身上说:「我们比一下,谁更久。」不过只一会的工夫他就败下了阵来,他跟刘丽说:「我的工作完成了,接下来看你的了。」刘丽奇怪的看着郑星一脸不解,郑星轻轻的扭了一下刘丽的脸,说:「你躺在床上叫,我给你摇床。」第二天,在公园的一棵树下,魏东一边用力地顶着坐在自已身上的刘丽,一边问她:「昨天你老公挺猛的呀,干了大半夜,比我的体力还要好,累死我了昨天。」刘丽会心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跟魏东说:「你用力点,再深点,快。」************由于郑星和胡静都是普通的教师,平时早早就回到了家里,这使得魏东他们并没有太多机会在一起,于是魏东便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个小院子,既安全又离家近。于是那里成了刘丽和魏东经常找各种藉口出差、学习,其实是在一起不停地偷情的天堂。

  魏东在朋友那里借来了许多录像,一有机会便学着录像里的动作模仿。有一次他和刘丽一起看到录像里的老外把鸡巴插进女人的屁眼时,魏东来了兴趣,刘丽吓得要命,不过还是没有反抗过魏东,在半强奸的模式下,魏东如愿地把鸡巴插到了刘丽的屁眼里,刘丽痛得差点晕了过去,她拼命地大声叫着,魏东则用力地插着。

  就这样,每一次他们在一起幽会时,魏东都不会放过刘丽的屁眼,而且迷上了在她的屁眼里射出,次数一多,也就不那么痛了。慢慢地,刘丽变得习惯了肛交,终于有一天,他们的这一切被床下的郑星看了个明白。

  郑星听完刘丽的讲述,翻身把刘丽压了下去,他用手抠向刘丽的屁眼,刘丽紧紧地夹住了他的中指,说:「那里太脏了,你想要的话我去洗洗。」郑星说:

  「不用,我现在就要。」于是他提起阴茎向刘丽的屁眼插了进去。

  虽然太紧了,但是刘丽极力地配合着郑星,终于一分钟后郑星趴在刘丽的身上把精子射到了刘丽的屁眼里。这是是他第一次肛交,但这里却不是他第一次开垦的。

  郑星又接着问起刘丽,她搬到魏东那后发生了什么?是怎么分的手?刘丽如实地向郑星讲述了这一切。

  原来,在郑星发现这一切后,刘丽没有脸再面对郑星,于是便搬到了魏东那里;而魏东因为胡静的大闹丢掉了工作,也一并住了进来。刚开始时还好些,他们之间少了以前各种阻碍,日日夜夜的宣泄着慾火。

  但时间一久,问题便出来了,魏东丢掉了工作,天天只是在跟他那些社会上的朋友们一起打麻将、跳舞,常常很晚才回来,而且是一身酒气,对刘丽没有了原来的那份幽默与温柔,更多的是宣泄和粗暴。有时刘丽也会跟他一起去那些舞厅,有时他们也会来魏东这里打麻将,他的那些朋友们看着刘丽时,眼睛都是闪现着绿光的,可刘丽自从离开郑星后,一切都变得不太在乎了。

  有一次在舞厅里,魏东跟他的朋友们在猜拳,而刘丽则跟魏东的一个混社会的朋友在跳着,突然音乐一转,变成了轻缓的音乐,于是大家都搂住舞伴开始了所谓的贴面舞。那个男的紧紧地抓住刘丽的屁股,下面用力地顶着她的小腹,就在舞曲结束前几秒钟,刘丽感到下面一湿,那家伙肯定是射了。

  她跟魏东说起这些时,魏东表现出无所谓的表情让刘丽彻底对魏东死了心,但让刘丽离开魏东的最主要的因素却不是这个。

  那是一次魏东跟他的朋友们在家里打麻将,她终于熬不住,去隔壁间睡了。

  半夜她被男人的手在身上游走和亲吻所弄醒,她迷迷糊糊的嘟囔着,因为魏东经常会在打完牌后把她从睡梦中拉起来,然后就是一通发泄。而且每次魏东都会不做任何润滑的情况下狠狠地挺到她的屁眼里,搞得她经常在第二天忍着屁眼传来的痛楚去银行,而且每次魏东操完她屁眼后,她都会有三天不能大便。

  可今天魏东却显得很温柔,轻轻的吻着她全身,她慢慢地也被挑逗起来,不停地呻吟着。慢慢地刘丽下面已经很湿润,她用力地拉着男人压向自已,这时身上的男人脱掉了所有衣物,轻轻的插了进来。

  刘丽马上睁开了眼睛,因为一个女人对自已体内插进来的是不是自已男人的阴茎还是很清楚的。这不是魏东的阴茎,这根细而很长。刘丽藉着床头灯看清了这个人,他是魏东的一个朋友,一个结了十年婚,有两个女儿的中年男人,他叫王志诚。

  郑星听到这惊讶的叫了一声,原来他是郑星同事的哥哥!他在同事的婚礼上和家中多次碰到过他,而且他们还多次下过棋,没想到……刘丽接着讲述着她的经历。

  王志诚看到刘丽睁开了眼睛,并没有显出害怕的样子,他一口咬住了刘丽的奶头。这时刘丽发现了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正在闪动手中的相机,那个不是别人,正是魏东。

  这时就听到魏东说:「把她翻过来。」王志诚听到后一翻身,就这样保持着插入的状态把刘丽翻到了他身上。

  刘丽披散着头发声嘶力竭骂道:「魏东,你不是人!」魏东也大声的叫着:

  「我早就不是人了,我一开始就不是人,一开始就注定了有今天。」他丢掉手中的相机,用力地按下了刘丽的腰,然后吐了口吐沫在手上,抹了些在刘丽的屁股中间,接着双手尽力掰开了刘丽的屁股,「啪」的一声,他的小腹撞到了刘丽的屁股上。

  如果不是他经常去操弄刘丽的屁眼,凭他这么大的尺寸,这种三明治动作是做不成的。刘丽咬着自已的嘴唇,她的心在流血……刘丽蜷曲着身子躺在床上,魏东已不知去向。中午时分,她收拾好自已的一切(只有一个随身的皮箱),留下一张纸条和一串锁匙在桌上。她离开了这里,也离开了这座伤心的城市,去追寻那个自已的男人,一个自已伤害了的男人。

  刘丽说完这一切,注视着郑星,看着郑星说:「你听完这一切,还决定要我吗?」郑星轻轻的叹了口气,他紧紧地抱紧了怀中的女人,这个让他既恨又割舍不下的女人。他对着刘丽的耳边说了声:「要,哪怕你是妓女,我也要你,只要你今后不再背叛我和我们的感情。」「爸爸!」一声轻脆的女声把正沉浸在回忆中的郑星所惊醒。「你们快出来吃饭吧,再不吃都快凉了。」刘丽紮着一条围裙,紮着一头秀发,手中拿着一把筷子站在客厅中叫着郑星。

  「来了,来了,马上过来。」郑星转手轻轻的合上了电脑,抱起抬头看着他的女儿,走向了……幸福。

  【完】

  字节:21932

  

  ????????????????????????????????????????????????????????????????????????????????????=600) window.open("https://attach.s8bbs./attachments/Mon_1509/274_6222036_b99725fed52a027.gif");"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floor(700 * (800 / this.width));" >

广告